脑洞开化少女

开化出来的只有黄色废料

【哈德】波特的貂

人类职员哈和雪貂精灵德,有年龄差
写得乱乱的一块糖。ooc都是我的错×
想用前段时间那个雪貂发qing期的梗写点车……但想半天还没想好x。应该会有后续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哈利波特养了只雪貂。

他原本没想过养宠物的。他那天只是陪朋友去宠物店看看,然后角落的玻璃箱里那只有着白皮毛粉鼻子的小动物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波特原本只是想打开门摸摸它,没成想那只小东西直接窜到他身上来,从他的领子钻进他的衣服,波特把他抱出来它又钻回去,好像黑发男孩的毛衣里面才是它的窝。

它真是特别。波特第一次见到对他这样热情的小动物,他有点动心了。在他捧着窝在他衣服里只把小脑袋露出来的小毛团的时候店老板娘还趁热打铁,给他的价格打了八折。于是波特的毛衣就正式地成了它的窝,他就这样揣着他的雪貂回家了。

波特看着他的貂浑身雪白一点黑毛没有,而且小小一只的,于是给它取名字小白。

他刚兴高采烈地抱着小家伙把他的决定告诉它,波特的鼻子就挨了对方爪子的一记抓挠。波特捂着鼻子看着他怀里的突然暴躁乱扭还吱吱叫着的白雪貂,有些头疼地捏住了它挥舞的小爪子一边轻声安抚他。

“不喜欢这个名字吗?”波特无奈,抱着他的小宠物随口问了一句。

一直乱扭叫着的雪貂突然安静下来了,黑豆一样的眼睛看着低头俯视他的黑发男人,然后在对方惊异的目光里像听懂了一样地点了点脑袋。

它真的很特别。波特表情有些扭曲,虽然动物多少会通些人性,但他的貂仿佛像有了人性。这让他感到有点慌乱,但他莫名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

波特只好暂时把名字的事情搁在一边,去给他的雪貂布置它的笼子和窝。但弄完了后他发现他完全不需要费这些功夫,那团白色的小动物早就钻进他床上的被窝里睡得打着轻微的小呼噜了。波特走过去企图把他抱起来,他的貂马上就睁开眼睛冲他凶狠狠地呲一下牙又钻回去。他没办法,只好把让他的宠物熟悉他的窝的事情也先搁在一边了。

——————

波特知道他的貂很特别,但他没想到特别到这样的地步。

他那天下班打开门的一瞬间察觉到家里已经有人了。厨房里传来了一阵塑料纸摩擦的擦擦声音,隐约还有人说话的声。波特心里一紧,他没想到自己这么个穷上班族有天还能被贼给惦记上了。他感觉后背出冷汗,就这样紧绷着身子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同时手往包里去摸手机准备报警。

他的貂还不见了,波特的眼睛在屋子里巡了一圈,没看到那团熟悉的白色身影。他希望它现在只是在床底下或者沙发底下躲着,没出什么让他不愿意看到的事。

波特刚把手机掏出来,原本在他开门之后就安静下来的厨房突然爆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哒哒哒地直逼近门口。

波特慌慌乱乱想转身跑,但那个人很快地跑到他跟前了,同时还大喊了句他的名字。

“哈利波特!”

波特惊愕地看着他面前站着个比他矮半个多脑袋的半大男孩,看起来年龄大概是十五六岁,穿着身绝不是平时人们会穿的纯黑的大袍子,仰着有着一头淡金头发的脑袋看着他,灰蓝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种莫名的傲慢气。

“哈利波特,”男孩又叫了他一声,声音还带着些稚气未脱的脆,“我,德拉科马尔福。要感谢把我从那个可怕的监狱救了出来。”

“……什么?”波特嘴唇抖动着,开开合合了几次终于挤出了两个皱巴巴的音节,他脑子乱成一团浆糊,不明白他面前的陌生男孩在说什么,“什么监狱?”

“就是那个颜色涂得很好看但是实际上很罪恶地关了很多可爱的小生命的监狱啊!”金发男孩皱起了眉,眼神好像在怀疑他面前的黑发男人是否智力有问题。

“你说宠物店?”波特表情更扭曲了,他感觉脑子里突然响了一下,有个听起来他平时觉得像精神病人才会想到但现在他觉得莫名很靠谱的想法,然后他继续挤着他因为过于紧张和惊慌有点尖的嗓子说话,“你、你是小白?是我的貂吗?”

“你这个没礼貌的人!你根本没听我说话!我的名字是德拉科马尔福!”男孩看起来气坏了,叉着腰跺跺脚,波特注意到了对方还有兔牙,白白小小的相当可爱。

“而且用貂来称呼别人也太没礼貌了。我可是雪貂精灵!”德拉科继续说着,说到最后的时候忍不住仰高了头,骄傲之情快从他灰蓝色的眼睛里掉出来,然后从他挺翘的小鼻子上落下来了。

“精灵。”波特重复了一遍,语气平和了些,猜想被证实之后他反而不觉得多么害怕了。或许是因为童话里的精灵们总是些可爱善良的小东西,不管是兔子精灵还是雪貂精灵。

“是的。我们马尔福是其中血统最高贵的一族。我的爸爸是马尔福雪貂的族长。”金头发的雪貂精灵继续神情自豪地说着,但很快他有些沮丧地低了头,“但是我不小心走丢了,我现在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波特看着面前情绪低落的精灵感到有些心疼,起码他现在似乎和普通的走失的小孩也没什么区别。于是他蹲下来好让双方的视线更持平,伸出手安慰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没关系,你的家在哪儿?近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去。”

“我们有一座庄园。但我没办法描述它确切的地方。”德拉科失落地垂着头,他和头发同色的细眉拧在了一起,“我不知道这里是那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

“哦……”波特发出了感慨的叹息声,他试探着握住了面前男孩的手想要安抚一下他,而德拉科只是轻轻动了动手指,于是他握紧了一些那只温度略低的肤色苍白的手,“我很抱歉可能在帮你找到回家的方法上没什么好办法,德拉科。但是你可以先住在我这儿。”

“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其他的方法…那就再次道谢,波特。你帮了一名马尔福,在我回家的时候我爸爸一定会感谢你的。”金发的精灵说着又恢复了他之前那股傲气,冲着他微微地低了下头。看起来好像在玩国王和骑士角色扮演游戏的小朋友。波特想着抬手遮住他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别这么紧张,你叫我哈利就可以了。德拉科。”

“噢,不行。爸爸说用姓称呼别人会表达尊敬。”男孩摇头表示了拒绝。

或许你忘了你爸爸应该告诉你在姓后面加上尊称才会有尊敬的意思。波特想着,发现对方的注意力已经不太在自己这儿,德拉科打量着他的小屋子,看了一圈后再把他的目光聚在他身上,“我想我应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

“抱歉……我只有一间卧室。因为我没想过我的屋子里还会住第二个人。”波特有些为难,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雪貂也不太好让他再睡笼子。

我昨天还和一只精灵一起睡了一张床。波特突然想起来昨天在他床头缩着的那团白软的小动物,感到有些别扭了。

“真小。我们家里就算来了我半个班的同学都能住的下呢。”德拉科看起来很不满意,他抱着手臂思考了一会,表情勉强地开口,“那我还是在你的床头睡好了。”

“但是、哦…你不会介意吗?”黑发男人感到了很为难,毕竟对方除了会变成貂之外和人类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和一个半大男孩一起睡一起他有些不自在。

“我当然介意,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马尔福可从来不会睡沙发。”高傲的精灵一眼看穿了波特的打算,仰着头语气坚定地直接否决了。

“……好吧。”波特也想不出来其他的理由和办法只好同意了,德拉科看起来终于满意了些,他转身走到沙发旁然后坐下。他的袍子因为他的动作往上缩了一小段,露出了男孩光裸的脚和半截白皙纤细的小腿。

他穿的好少。波特盯着对方的腿思考着,也走过去坐在对方旁边,尝试着和他更多地交谈。

“你穿得太少了,会冷吗?”

“不会。我们都是这样穿的。只是我的袍子没有我爸爸的那么好看。”德拉科摇了摇头回答他。

他应该和他父亲关系很好。波特停下来默默思考了一下,得出结论,也想着其他的话题。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看了你的那本放在书柜第二排的最大的那本相册。”德拉科坦然地说着,然后顿了顿接着说,“你小时候看起来好像女孩。”

“是吗?大家都这么说……”波特感到有些尴尬,对自己的私人物品被随便地翻阅了有些不悦,也感慨对方实在是太过自来熟了一些,仿佛这儿已经是他自己的家了。

“我只是想说你小时候很可爱,没其他意思。”德拉科补了一句,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旁边的人。波特被他审视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不自在地缩了缩手。弄得他好像才是闯进别人家的不速之客。

“只是十多年的时间人类外貌的变化就会这么大。真神奇。”金发的精灵突然叹了口气,感慨着,语气带着有些做作的老成。

“你看起来比我还小不少?”波特反问了他一句。

“唉,我都六十八岁了。快大了你三轮了。”金发男孩依然叹息着,甚至摇摇头抬手扶住了他的额头,仿佛他真的是个快过花甲的老人。

“唉,我猜你们成年得过百岁才算成年吧。”波特看着他也学着他的样子叹气。

德拉科苍白的面颊浮出了红晕,他皱着眉盯了波特一眼,轻哼了声别过头去不看已经憋不住笑的黑发男人了,再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

——————

哈利波特家里比以前热闹多了。

德拉科和大多数的青春期人类少年一样精力充沛,并对所有的新奇事物充满好奇心。在德拉科住进他家里的前三天,他不得不随时回答对方提出的“这是什么?”“是用来干什么的?”之类的问题,他还得耐心地教对方怎么去用电视、微波炉、吹风机等一系列的电器。而德拉科总是一边嘟嘟囔囔着人类好麻烦我们精灵都会用魔法,一边乖乖地按着波特所说的做着。他在学校应该也是好学生,只是嘴上不太讨人喜欢。波特总是这样想着。

德拉科才来第一天的时候波特不得不为他的饮食而感到有些发愁,毕竟他从来没有想过能和一个精灵一起吃住。德拉科也算是一只雪貂,波特抱着尝试的心态把他当时在宠物店里一起买的貂粮端给对方,结果收到了对方一阵带着恼怒的狠狠嫌弃。

“你就打算拿这种看起来像小麋鹿的屎一样的东西来招待一位马尔福雪貂精灵吗?”

“这只是貂粮。我们这边的雪貂们都吃这个。”波特有些后悔做这样愚蠢尝试的同时也默默做了把那些剩下的粮喂给街道上的流浪猫们的打算,“那你们吃什么?不会是像书里写的你们只喝凌晨的露水吧。”

“你们人类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德拉科翻了个白眼表示鄙夷,“大部分时候是面包烤肉还有各种各样的水果。”

波特只好尝试着给他做培根三明治,所幸在对方挑剔地评价一番后还是吃了,而且他并没有再做出其他的抱怨。这应该就是表示他还算满意。

波特也对德拉科总是有些其他的好奇地方,比如还有他穿了好几天也没看到他换的那身黑袍。他尽量礼貌地问他精灵是否都是不用换衣服的。

“我们当然要换。但是我现在只有这一件,你总不能让一个马尔福光着身子乱跑。”德拉科哼了声,“别担心它会脏,我们会用清洁魔法把它弄干净的。”

“如果你想换又不介意话,你也可以穿我以前的衣服。”波特友善地提出了邀请。

“我总觉得你们人类的衣服很奇怪。”雪貂精灵皱了皱眉,似乎对波特的提议没有太大的热情,“不过还是看看?”

德拉科似乎对什么都总是要否定一下再接受。一开始波特总会对此感到无奈,但他现在已经开始感到习惯了。他站起来身带着德拉科进卧室去看他的衣服们。

“你们的衣服都是这么短吗?这也太难看了。”德拉科提着一件波特从衣柜里翻出来的浅蓝色衬衫抱怨着,“而且好透。”

“这是正常的长短啊。”波特叹了口气,拿了另一件稍长的带帽卫衣给他。

“还是短。它都只能刚刚到我的大腿。”德拉科拿着那件卫衣在身上比划了一下,也颇带嫌弃地把它丢在了床上。

“那就没有了。我家里可没有裙子。”波特对挑剔的精灵没有办法,只好叹口气去收拾那些被德拉科乱丢在床上的衣服。

“等下。我觉得这件好像还不错。”德拉科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衣柜前面自己探了半个身子进去翻找,他发出了声带着些欣喜的惊呼,从柜子里扒出一件酒红色的睡袍。

“哦…这个……”那是他的教父送他的,波特看着那块深红的布料在对方手里抖动着一边思考。他当时觉得款式太老气而且穿着麻烦麻烦把它一直收在柜子里,从没穿过。

波特思绪回来的时候他发现德拉科正高兴地披上了那件袍子,男孩看着快盖完他小腿的下摆满意地转了个圈,“看来你们的审美还是没有这么让人失望。”

“你喜欢就穿吧。”波特看着对方那对因为上扬的情绪而闪闪发光的眼睛也感到心里一阵愉悦,但接下来德拉科又一撇嘴把他赶了出去,理由是精灵更衣的时候需要一个独自的安静的环境。

除了在跟着波特学习怎么学那些新鲜玩意的时候,德拉科大部分还是比较安静的。他暂时还没提出想要外出的请求,这让波特能放松一些。

沙发是金发的精灵最喜欢待的地方,他常躺在那儿翻着波特的书和杂志,或是看电视。他最钟情的大概是睡眠,波特常常能看到对方脸上盖着书或者是手里还握着遥控器就睡着,如果他睡得忘情了,有时候会变回那只白软的小动物。波特为此经常会调笑他说过的马尔福精灵永远不会说沙发,而他总会收获对方在沉默一阵后的一声气哼。

天气在转凉了,波特为此给他买了一条新毯子,德拉科拿到的时候相当高兴,之后波特便从以前常看到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的男孩或者白雪貂,变成了被红金色条纹毛毯裹成的一大团或者钻在毯子里的一小团。

精灵们晚上睡觉的时间倒是比他想象中要早不少,对于会经常加班到深夜的职员波特来说午夜是个挺早的时间。大部分时候,在波特做完所有工作然后洗漱完毕上床之前,他就能看到他的床头就已经蜷了一只呼呼大睡的雪貂,像放在他枕头边的一大块柔软的棉花糖。

德拉科睡觉的时候别人总是很难叫醒他的,波特这个时候总是能放心地趴在床上抚摸一阵对方柔顺温暖的皮毛,精灵最多只会暂停一下他的小呼噜或者翻一下身,完全不会有醒过来的迹象。

如果他一直这样住下去也挺不错的。每次波特还回味着他手上残留着的对方皮毛的温度和触感的时候总是会感慨一句,然后他就会闭上眼睛,睡上一个一夜无梦的好觉。

评论(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