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开化少女

开化出来的只有黄色废料

【星勇】his eyes like rubies

·世界观依然是银护,改了时间。成年的星盗Peter和依然还是半大小奴隶的Yondu爸爸。
·有abo设(是的想开车x,虽然下面里面几乎没怎么涉及这一点x)
·ooc慎,觉得太过了麻烦请及时告诉我。挺怕角色跑偏得太厉害……。感谢!

——————————
Peter Quill的飞船上除了常出现的那些几乎每晚换一个的姑娘之外,还是第一次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小孩。几乎全裸的,红眼睛,蓝色皮肤上全是结了痂或者还未愈合的透着艳红的伤疤伤口的小男孩。

他跟着奎尔也没多久,前两天才来的。奎尔难得和克里人做交易,怎么说,因为他们暴躁易怒的神经病性格实在是不是太适合做交易的对象——不过看在有好东西的份上,还是先忍一忍,Star-Loar不会是能轻易放走能抓在手心里的利益的人。

是的,不会放走。

所以那天自己才出了交易所就被这个狼狈不堪的小奴隶撞得掉了才换来的珍稀的能量宝石,那小男孩捏着自己的宝贵石头的时候自己才带他走的。不然谁他妈想惹这么个麻烦玩意回来。

那天小孩可凶了——举着宝石靠近他自己脏兮兮的脸蛋,恶狠狠地,说不带他走就吃了宝石,反正他横竖都是个死,他不在乎。小孩一口不太整齐的小尖牙,放狠话的时候白森森地呲着,奎尔一瞬间还真的觉得这倒霉孩子有一口铁齿铜牙能直接嚼碎他的石头。小奴隶一双红眼睛亮闪闪地瞪着人,看起来比他手里那块半透明的石头还要刺眼。

这小孩的眼睛说不定比宝石更值钱。

奎尔自己都忘了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态,当他把这个被后面追上来的克里人压在地上用枪对着脑袋的时候,自己制止了他们,然后买下了这个小奴隶。不过刚才那个荒谬的想法彼得自己现在却还莫名记得。太扯了,当时也不知道是自己脑子里哪根线出问题了,还真的信了信那句荒唐话。

彼得奎尔斜着眼睛瞟两下那个呆坐在观察窗前的小孩。小孩不怎么喜欢说话,在船上这两天主动说话,说东西最多的也是第一天,虽然一共加起来也就十多二十句话的样子。奎尔才带他离开克里帝国的时候,走到半途,半大的男孩冷不丁地对着那买下了自己的年轻男人一仰头,梗着脖子,跟他说,“我会还你的钱的。”

小孩的小模样看起来特别认真,莫名的像是教堂里结婚的新人们交换戒指时小伙子们说话时的那种表情。

奎尔笑了一声,一挑眉毛问他怎么还啊?只能给你卖了换钱了吧。小男孩就低着头不出声了。比他矮了一半身子的小孩低着头站他旁边,头顶一块纵向的凹凸不平的一长条伤疤显得更明显,看起来像是有条大虫子正趴他脑袋中间。奎尔感觉心里收紧了一下。

后来他带着小男孩上了船,才知道这蓝皮肤的小孩是坎塔瑞安族的,少见的种族,他头上那块狰狞的疤之前长着的是他们族群标志性的鳍。

“怎么弄的?”奎尔问他。

“摔的。”小孩面无表情地简短回答,语气也平平淡淡的,轻描淡述地让人以为他只是磕青了膝盖而已。

“……乱说的吧你。真疼。”奎尔抽口冷气,这怎么可能会是摔的,估摸着是做错了事了被他主人惩罚的吧。他一边想着一边没忍住伸手摸了一下男孩的头顶,伤疤凹凸不平的甚至还有点割手的感觉,这样的部位被生生剜下的感觉,自己想一想都觉得一阵肉疼得紧。被碰到的小孩抖了一下,依然低着头,皱紧了眉什么也没说了。

小奴隶是有名字的,勇度·乌冬塔,连名带姓一个不少。他似乎挺看重这个的,说自己名字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奎尔觉得挺好,自带了名字不用他给取名了。但又觉得有点可惜,男人本来想叫他小蓝鲨的——一身蓝色皮肤加他那口白亮的尖牙,多适合。

基本上这些就是他们第一天说的大概的内容了。后面的几天两个人真的没上说几句,也没说什么有用的。小男孩整天坐在自己房间里,或者坐在观察窗那儿,不怎么动。奎尔总觉得自己是新买了个小雕塑回来而不是小孩子。

坐在那扇巨大的观察窗前的勇度还在发呆,披着自己的那件皮衣——小孩没有自己的衣服,才带他回来的时候他身上只有胯间的一块破布,他自己好像也光着身子惯了。蓝皮肤的小人坐在那扇全透着深蓝色的玻璃窗子前面,看久了就感觉他仿佛是从外面掉了一小块进来的宇宙天空。

好像这样看他的眼睛也不是很红了,不像红宝石了。奎尔坐在一边默默地看着那个呆愣的小孩,叹口气,想着这样自己亏了钱了,心痛得很。

不过自己一开始也没他妈的想着挣钱吧。这么个瘦弱的小孩能挣什么……而且自己也不做人口生意。奎尔没边际地想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卖人也太麻烦了,活生生的生命没那些能随便揣兜里就能带走的宝贵的金属矿石或者什么珍贵的东西来的方便。

而且最后卖出去了,自己不是很想看那些作为商品的生命脸上那惨兮兮的悲伤神情,看着心里不舒服,疼。莫名的会让自己想起了很早很早之前自己就已经病逝的妈妈,生命的最后时分躺在床上看向自己那样悲戚的神情。

奎尔模模糊糊地莫名的想起了一直放在身上的那张David·Hasselhoff的照片——自己的霹雳游侠爸爸。是个谎,不过自己信了,说谎的人得自己先相信,才有办法让别人信。

所以这小男孩的红眼睛也一定能让他挺稀有的吧——能卖个好价钱这样的,再不济……卖不了了自己也好找个好人家送掉。反正自己可不想养小孩。

奎尔叹口气,抬头看了一眼飞船的线路图。到下一个星球还有大概三天的时间,有点太长了。他有些烦躁,作为alpha的发情期快到了,这次估摸着可能是没什么办法及时灭火了。咋办?除了咬咬牙忍忍还有什么办法。

反正这种事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金色卷发的男人撇撇嘴,随意哼哼着他的广播里正在放的Come and Get Your Love的旋律翻了翻冰箱。捧着做今天早上吃剩的半碗意粉还有没吃的汉堡,稍微热了热然后过去拍了拍那还坐着的男孩,“吃饭吧。”

在勇度非常自觉地伸手拿走了那个完整的汉堡的时候奎尔忍不住脸黑了一下。操他的,这小子还挺会挑好的吃。

希望他吃的时候能被那热过头的沙拉酱烫到舌头。小心眼的男人如此想着,一边叉了一叉子面条往嘴里送。

TBC.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