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开化少女

开化出来的只有黄色废料

【亲情向】关于称呼这点小事

Peter第一人称的一点碎碎的小刀子
杂乱无序的东西,希望大家看得开心x
——————

勇度一直都是个挺倔的人,特别是在嘴上。
最能体现这点的就是称呼上了,他从来没叫过任何人的名,当然也包括我。心情好点叫我奎尔,生气了就骂我混小子,我除了这两个称呼没听过其他的。

于是我也对着他倔,从小叫他勇度叫到大,生气了和他对骂就叫他老混蛋。反正我硬是没叫过他一声dad或者father之类的,虽然他经常啧啧地叹着说我小时候可乖了还会缠着他daddy、daddy地一叠声地叫他,乖得像他摆在驾驶台上那一排小宝贝一样。我每次听都能掉一身鸡皮疙瘩,要编东西也他妈的麻烦他编得能听上去符合他家的小混蛋能做出来的事情一点。

说实话这样的扯得不着边际的把子看起来勇度自己都不信,那蓝皮肤的老混蛋每次说完了在我一脸快要吐的表情里斜着眼珠子看着我,然后扯着嘴角闷笑。他声音一直是嘶哑的,他的笑声听起来莫名的像一声没来由的叹息。他垂着眼,暗红色的眼珠子沉甸甸地下坠,像泡在水里的石一样让人觉得莫名的宁静。

我不愿意叫他dad,除了我觉得别扭得慌之外我也许是真的没有觉得他是我的dad。我一直都相信我的父亲是David·Hasselhoff……好吧我知道这是借口,但是我真的信,可能如此蹩脚的借口自己哄自己得多了,那也就这样相信了。就好像谎话说了一百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的,好歹在自己心里基本是真的了。

不过我现在挺想叫他一声dad的,在知道了我的亲爹是个人形种马的球之后,我觉得现在正搂着我搭着他的飞行器一起逃开那颗正在崩溃的星球的蓝皮混蛋非常亲切,我甚至想抱着他的脖子在他横了疤的脸上亲一口。不过也只是想想,我才做不出来这样肉麻得死人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张了张嘴又把快要出口的一声dad又咽回去了,因为我看向勇度的时候他的神情很奇怪,是我从来没看到过的。我第一次看到他居然也有这样柔软的神情和目光,他那总是和他的亚卡箭一样锐利的红眼睛现在却像是是散发着温和柔光的床头灯。他的表情让自己莫名地想起了埋在自己回忆里那躺在病床上的妈妈看向我的眼神,真的,非常相似。

于是这样几乎是不可能出现在他脸上的一个柔和表情让我觉得突然说不出话。硬生生地让快出来的那个简单的双音节词又滚回喉咙,默默思考着一会等上了飞船再找个机会说也是一样的。

这件事情大概能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之一了,当然这是我后来才会得到的感悟了。

我们冲破了大气层准备彻底离开的时候勇度把宇宙衣给我穿上了。我等着看着他会继续拿出另一件给自己也穿上,但自己预料里的动作迟迟没有,勇度依然维持着他的柔和表情看着我,他笑了,蓝色的唇微微翕动着,却给自己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It's ok.”

我现在才他妈的反应过来飞行器和宇宙衣他都只有一件,而现在这该死的飞行器好死不死在半途熄了火。勇度暴露在这几乎绝对零度的真空里,冰霜像毒蛇爬上他的身体,死神的手在剥走他身上的温度,把他往死亡的深渊里推。

“No——!!!”

我嘶吼着攥紧了他的肩膀,仿佛这样止住就能让他正在一点一点流逝的温度。勇度看着我,他从在带着我飞离伊戈星球的时候眼睛就没离开过我。那双在几分钟前还闪着柔和的光的红眼睛正在变得黯淡。他要死了。

“No!No——!”

我除了像个傻子一样怒吼还有抓紧他什么都做不了,我知道我的声音他也听不见了,音波是没办法在真空中传递的。我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很早之前妈妈去世的那天,那个傻兮兮的小男孩,在知道妈妈停止了心跳的消息之后也只能除了哭和喊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也没有任何人能帮他。

勇度用他盖了冰霜的冻僵的手轻拍着我的脸颊,我恍恍惚惚地好像又听到了那句“It's ok.”。我突然静了下来,本来剧烈震动着发声的喉咙像是被什么突然堵住了,我说不出一个字。

冰霜盖上了他的红眼睛,完全失去了生气的那两轮眼珠子像两摊干涸的血。勇度像个断了线的木偶娃娃往后倒,我搂住他,把头埋在他死去的冷冰冰的颈窝里放声大哭。

勇度的葬礼是在我的船上举行的,被彩带和各种他以前最爱的小宝贝们包裹着的勇度让他莫名地有了点生气。

他的小玩具我本来想留下来一个的,但无论是那一个我一旦拿在手里了看着都觉得心里抽痛得紧。于是自己还是还给他吧,我也害怕他到了天堂的时候发现和他一起的小宝贝少了一个然后不高兴了。

我自己也不想留,没意思,留下来了除了看着觉得疼之外也没有其他的用。就像他留给我的那台ZUNE 30g,他葬礼的时候我强忍回去的眼泪让他给我留的那首歌全给逼出来了。

我那天晚上哭了个痛快,我本来还打算第二天还得骗他们说我眼睛肿了是飞船太抖了我没睡好。然而第二天没人笑我,我却更难受了。可能人总是这样贱不兮兮的,想要别人不笑你,然后别人真的不笑了你又觉得不习惯。爱你的人对你好的时候你不喜欢,他走了之后才念起他的好,太晚了。

不过我最高兴的事是我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别人说我有个蓝色的David·Hasselhoff爸爸。就是可惜这件事他自己本人来不及知道也没办法知道了。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