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开化少女

开化出来的只有黄色废料

【里猾\丧尸末世设定】

-里猾向
-丧尸末世设定

——孤身一人,除了自己周围再也没有其他的活人了。
从那辆已经撞得有些破烂的吉普车的驾驶座上幽幽转醒过来,感觉到了右边的被撞碎了玻璃的窗子那儿射进来的一点点晨光,但天还是灰沉沉的,大概现在是黎明。
叹息着有些茫茫然地盯住车顶上那一小块暗色的污渍。左手动了动,意料之中的,感觉到那只手被一个冷冰冰的有些僵硬的东西圈住了。缓慢地转过头,和躺在自己旁边的副驾驶座位的那个黑发黑眼的丧尸对视。
——也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一具尸体。一具执着地要跟着自己的尸体。
“早上好,里斯。”
那黑头发的丧尸依然木木地盯着自己,死气沉沉的一张青灰色的脸上长了黑灰色的尸斑让那张脸看起来更脏兮兮的,本来只是定定地注视着自己的两颗仿佛是蒙了灰的玻璃珠的浑浊的眼珠子在自己的问候结束的时候微微地震动了一下。然后丧尸慢慢地张了张嘴,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低吼。自己知道这只是对方无意识做出的反应,但就是要自顾自地就要把他这碰巧的一声吼当做是给自己的回答。
——————

涌动的人群和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尖叫声让街道的场景变得就像是地狱一般。
自己随着人潮的方向跌跌撞撞地往前行进着,握紧了那只空的、冰冷的、只带了在前几分钟还紧握着自己的黑发男人隐约残留了温度的左手。
“要是我们被冲散了,随着人的方向应该能经过我们平时常去的公园的那棵最大的树,要是你早到了就在那儿等我五分钟,我一定来。”
前几分钟前就在自己身边的里斯是如此说的,黑发的年轻男人偏着头看着听得有些呆愣愣的自己,弯着眼睛笑嘻嘻地在自己额头上吻了一下,发出的很响的啵的一声像是标志完成了某种约定达成的仪式。
——————

那个丧尸依然张着眼,那对死掉的毫无光彩的眼珠子一转不转地执着地注视自己。他微张的嘴发出有些粗重的喘息,仿佛来自潮湿的深井一样的带着死亡味道的阴冷气息有些拨动了自己的额发。
和他眼对眼地相看着,自己凝视他脸上呆滞的木木然的表情,用那只空着的没被他握着的手抚上他冰冷的脸颊摩挲在左眼下的那一大块深色的斑。手指缓慢下移,食指点在他的唇角再稍稍用力地往上剔动牵着他的嘴角上扬,企图努力地伪造一个和男人生前常常对自己展露的微笑神情。
——————

按着约定靠近那棵树的周围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了不少的丧尸了,几具半腐烂的怪物迈着腐化的腿颤巍巍地扭曲地漫无目的地挪动。最靠近树底下的有着一头深黑碎发的,是自己的、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的男人。
这样的情况自己之前也不是没想过,只是自己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被冲击得一瞬间身体僵直,脑袋里像是有什么炸开了一样,被翁翁的回响震得一阵阵疼。
里斯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他半张着嘴朝自己这边低吼了两声开始往自己藏身的那堵墙后靠近。
——马上逃跑吧,他已经死了,已经不是里斯了,他过来只是想吃了自己。
脑子里被这样的求生念头占得满满当当但是腿就是不听大脑使唤,倔强地僵直地杵在原地看着那黑发丧尸蹒跚着靠近自己。
——我快死了。
有些绝望地如此想着,却莫名的有一点点奇怪的释然感觉。
丧尸喘着气站定在自己面前,颤巍巍伸出那只半腐烂的手握住了自己满是冷汗的握紧了的拳头。他半张的嘴唇僵硬地颤抖着开合吐出模糊不清的单音节,他看起来似乎是努力地想要说什么。
“嗬、呜……”
“猾、士、厄……”
——————

窗外的天已经大亮了,与之前几天不同的,今天难得地有了阳光。暖色的光撒在身上让自己感觉到一些自己作为人类依然存活着的真实感,撒在身边的里斯身上也让他看起来多了一点点活人的气息。
转动手腕抽出那只被他僵冷的手圈住的左手,那只手仿佛因为被死气浸泡久了,也变得冷冰冰的没了温度,于是自己将它举到唇边呵了口气想让它重新活过来。
丧尸似乎因为手里空了有些不高兴,茫然的对着自己低吼了一声。
——————

整座城市已经沦陷了,已经是丧尸的乐园了。还存活着的人们躲在政府的临时避难所里仿佛盼望神明一样的祈祷着国家的军队能够给他们带来救赎。
“似乎最繁华的a城还没沦陷吧。”
“他们那儿科技最发达的,据说已经研制出了能压制病毒的血清。要是这是真的,那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得救了吧。”
这所城市很快就要被全面封锁了。
拉着黑发丧尸的自己,在城市边缘看到了拉起的警戒线和被拦住的企图逃跑的幸存者们。
不冲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

慢慢地搓揉着双手看着窗外的晴朗朗的天空,真是明媚的好天气,连一点儿云也没有。
昨天乘着乱开着车拼命地冲破封锁线,幸运地逃了出来,带着自己的黑发丧尸。
手已经变得暖和了,收回目光再次把注意力放在身边的丧尸身上,用温暖的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庞,就想像这样把活人的气息传给他好让他能再次活过来。
“你是个奇迹,里斯。”
丧尸瞪着死黑的眼珠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干裂的苍白的嘴唇微微地开合吐出了那句证实奇迹存在的证明。
“猾、士、厄……”
感觉鼻子突然一酸,猛地吸了一下压住那突然上涌的激烈感情克制住眼泪不像昨天那样决堤地往外涌。微颤的手指拨开他的额发,用力地吻了一下他发青的额头,响亮的啵的一声是自己下死了的决心。
“我带你去治病,你会好的,里斯。”




b最早最早的丧尸设定,非常喜欢相互扶持的两人……虽然基本都是猾士厄一个人在努力
因为前几天捞到了个同坑小伙伴激动试图再捞捞,真的没有吃里猾的小伙伴呜呜呜真的我好冷啊捂着脸直哭quq

评论(6)

热度(4)